Nowhere Bird 四季

「住在台北憑什麼畫鳥」,很不浪漫地這是此印花生成時最常在工作室吶喊的的台詞。

城市人就是這樣吧,資訊接收最多但選擇最少,少了大自然的陪伴,連幻想都少了一些真實憑藉...吐槽歸吐槽,畫著刻著鳥兒流暢的線條,光是過程就很療癒_在什物開始運作的前幾年,少之又少的放空時間裡就有許多飛鳥的痕跡,刻章印些卡片送給客人、切一塊木片畫畫放在做甜點的台車上、刺繡捲捲的鳥、畫自己使用的杯子....他們也許是嚮往自由的痕跡吧,而且手作的時候的確帶來很踏實的專注與平靜,也就沒有去留意他的意義。

  • 笨拙的手刻章
  • 杯子與建材行買來的磁磚(為什麼要買磁磚XD)
  • 2018Boven的市集受到歡迎的村姑風飛鳥

過了一大段時間,我們開始嘗試為這些鳥兒製作一批印花,使用絹印的方式。他們的尾巴要像繪本的糖果紙一樣才行,一個笨笨的三角揪揪;因為總是設定這種沒有意義的細節,導致這些飛鳥的身體太不受控的變得更加無比流暢肥美,眼神也說不上是呆滯還是篤定,嗯....好像都市人沒錯,看似很有目的很aggressive,但我們嚴重懷疑大家都不知道自己要幹嘛去哪裡...總之,意外獲得創作的動能,想要留下一幕幕群體場景,在幻想裡。

不知道你/妳第一次看到NowhereBird的花色時有什麼感覺,

這次在我們的文具(PET霧面膠帶)上,他們飛越了長長的四季流轉,就像一條摸索的路途,沿路有茫然有快樂回頭一看都是色彩。無論你怎麼使用他,希望都能在這其中感應到自由自在的祝褔❤️